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健忘村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zkoizu.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7-03-28 10:08閱讀:
《健忘村》影評觀后感

健忘村 (2017)
健忘村 導演: 陳玉勛
編劇: 陳玉勛 / 張耀升
主演: 舒淇 / 王千源 / 張孝全 / 曾志偉 / 楊祐寧 / 更多...
類型: 劇情 / 喜劇 / 奇幻 / 古裝
制片國家/地區: 中國大陸 / 臺灣
語言: 漢語普通話
上映日期: 2017-01-28(中國大陸)
片長: 116分鐘
又名: The Village of No Return

健忘村的劇情簡介  ·  ·  ·  ·  ·  ·
  《健忘村》的故事發生在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村落里,傳說此地風水有帝王之相,石員外(曾志偉 飾)覬覦村中龍脈,企圖與土匪聯合屠村。有一天,一聲慘叫打破了裕旺村的寧靜,村民朱大餅意外中毒身亡,大餅的妻子秋蓉(舒淇 飾)成為了最大嫌疑人,這時“天虹真人”田貴(王千源 飾)手持神秘寶器“忘憂”路過村子。據說“忘憂”可以洗去人的記憶,控制人格。從此裕旺村變成了健忘村。荒誕爆笑,陰謀不斷,其樂融融的世外桃源背后隱藏著一場血雨腥風。


這都是腦洞大開的想法,純虛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這是科幻作品,不是歷史作品。

整個電影分為兩個時期,“王村長統治時期”和“忘憂神器統治時期”

一、王村長統治時期
在這一階段,村民愚昧,人性險惡,權利喪失。
1.最高統治者因為幾頭豬把小女孩賣給村民,貪污腐敗問題是當時統治階層的核心問題;
2.最高統治者希望借助外來力量(鐵路)改變村內形勢,但直到自己下臺也沒有等到;
3.最高統治者雖然專權,但是以私塾先生為代表的知識分子階層多次反對最高統治者,最高統治者也沒有拿他怎么樣。
此外,最高統治者的兒子出外求學,也暗合建豐同學。

二、忘憂神器統治時期
這一時期,村民個體差異被消滅,成為統治者的勞動工具。不論是第一代領導核心田貴,還是第二代領導核心秋蓉,始終高舉“忘憂思想”偉大旗幟,不論最高統治者怎么變,實際統治人民的“忘憂思想”沒有變,因此統稱為“忘憂神器統治時期”。
1.第一代最高統治者洗腦成功后,人民“自發”編寫歌頌最高統治者的歌謠并廣泛傳唱;
2.舊時代負責教書和提出異議的知識分子,被成功改造成勞動人民當中的一員啦,恭喜;
3.第一代最高統治者是比較喜歡睡漂亮女人的;
4.第一代最高統治者知道在關鍵時期,需要把“能打硬仗”的武裝力量抓在自己手里;
5.第二代最高統治者改變人民對第一代最高統治者的盲目崇拜,就說了一句“他要把大家的錢卷跑”,第二代最高統治者顛覆思想自己上位,主要是靠著經濟利益暫時壓過洗腦意識;
6.第一代最高統治者讓人民主要從事農業活動——挖掘,第二代最高統治者讓人民主要從事外貿活動——手工藝品。

當然也不必絕望,即使在洗腦年代,勞動人民除了歌頌最高統治者,愛情也能夠自發地生根發芽。

PS:第二個忘憂神器統治時期當時漏了兩條
7.第一代最高統治者登場亮相的時候穿的是紅色的……
8.第一代最高統治者號召大伙吃大鍋飯


今年將迎來史上競爭最慘烈的大年初一,很多量級不夠的片子都選擇了刷一波宣傳就臨陣跳檔,相比之下《健忘村》自十月中旬宣布定檔大年初一后就沒變過,即便最近提檔也僅僅提前了四個小時,相信這正是片方對電影品質的自信。之前身邊就不止一個朋友在春節檔最期待的片單里提到了《健忘村》,相比其他幾部更為商業化的電影,《健忘村》忘記憂愁的故事帶有一種神秘的奇幻色彩,很好奇拍出來會是什么樣。

一個人的到來改變了村子的秩序

有人說,如果臺灣出一部《讓子彈飛》一樣的電影,那可能就是《健忘村》。

看完第一感覺就是元素太豐富了,動作、喜劇、懸疑、奇幻,在由劇作轉為成像類型風格上有著極強的延伸性選擇,而導演把這么多種選擇全都放到了一起,寓言性的隱喻、諷刺都很容易讓人想到去年的那部《驢得水》,所以,這絕對不是一部簡單意義上的喜劇電影。

影片最核心的物件是王千源飾演的“天虹真人”帶來的忘憂神器,外部形似青蛙,內部由機械構造來調動各個部件運轉,只不過這個機器只能消除和找回記憶,真正儲存記憶的是蠶繭,這樣設計也頗有意味,要知道,青蛙是基本沒有記憶力的。

忘憂神器

村子最初名為裕旺村,諧音就是“欲望”,這也是電影貫穿始終的題眼,可以忘掉記憶,卻忘不掉原始一樣的欲望,無論感情還是物質上,都會由欲望滋生出新的煩惱。神經病人思維廣,弱智兒童歡樂多,所謂沒有憂愁,無非就是把自己變成逆來順受的傻子。令人細思極恐的是電影里沒有一個好人,這種設定會給觀眾一種被忘憂神器洗腦“從良”的正確性錯覺,童趣的外表下隱藏著關于人性欲望的暗流涌動,故事潛移默化的發展并非直觀上的忘憂那么簡單。

所有人都變成了一群傻子

背景設定的清末民初有著新舊交替的含義,三任村長的更迭看似實現了人人平等,其實更像是封建復辟的集權統治,人們徹底喪失了身份,丟失了自我。開頭村長提議建車站,村民雖然愚昧,還可以站出來反對和發表自己的看法;到王千源這任村長,名字被剝奪了,思考能力還在,再到最后一任舒淇,已經被深度洗腦到如同提線木偶一般。最后她站在高處心滿意足地俯視著自己打造的“世外桃源”,天上飄過人皮風箏,就預示著一個完全女性化,沒有抵抗力的“hellokitty村”是不會有長遠的和諧的。

顧寶明的第一任村長


王千源的第二任村長


舒淇的第三任村長

電影三段式講述的核心人物并不在王千源身上,而是里面看起來最一臉柔弱無害的秋蓉(舒淇飾演),當一個個村民沒有了名字被剝奪身份后,只有她的身份是一步步上升明朗化的。從一開始被村民嫌棄,吊起來示眾的怨婦,到有了身份地位,衣著光鮮的村長夫人,再到最后成為被人擁戴的村長,整個過程就是女性崛起占據權力支配頂端的三級跳。其實導演在她間接謀殺前夫時就埋下了伏筆,只不過直到最后唯一對她構成威脅的張孝全走了之后,才在顯現出來這個女人的欲望,這時候你才發現,這才是是影片里藏得最深,最不能被相信的一個角色,擁有權力的她甚至連自己青梅竹馬心上人的記憶都沒恢復。


由于是臺灣班底制作,在演員上除了客串的曾志偉和男主王千源,基本都是清一色的臺灣演員,所以也可以稱作是兩岸合拍的臺灣賀歲片。

印象中這是王千源第一次演喜劇,也是“最不正經”的一次,以前那種寫實性的表演沒有了,而是采用一種刻意夸張如同舞臺班子唱大戲的形式來增強喜劇性。

王千源這句“神拳小江南”完全是唱大戲的感覺

從08年的《非誠勿擾》到現在少說也有八年了,感覺舒淇都沒怎么變老,常說心態年輕人就顯得年輕,秋容所表現出的少女心適合舒淇來演,只不過這個角色的深度全在設定上,而對于表演,導演挖的不夠深,僅僅淺嘗輒止。

中規中矩的舒淇

第一次知道張孝全是在SHE《戀人未滿》的MV里,剃著和尚頭的他自帶憨傻氣質,這種氣質隨之也代入了角色身上,這次飾演大線條的萬里,一身肌肉卻又膽小懦弱,空有一身武功卻不敢施展,最出彩的是消除童年陰影的“神拳小江南”去拯救村民的打斗戲頗有星爺《功夫》的風采,慢鏡搭配重鼓點的配樂,畫面上的視覺沖擊力極強。

蘇醒的神拳小江南

最喜歡的還是林美秀,以前經常看臺灣偶像劇的觀眾對她再熟悉不過,整天一副嘻嘻哈哈、熱情洋溢的樂天派形象,這次飾演的土匪首領“一片云”讓人眼前一亮,圓滾滾的外形與殺人不眨眼的行事風格形成了極強的反差萌,由她領銜的B-box土匪天團個個怪異、夸張、滑稽,相互之間靠怪叫來傳遞訊號,如同野生動物一樣,想到了《火鍋英雄》里搶戲的白襯衫劫匪。

一片云和她的B-box土匪天團

臺灣美麗的景色也是影片的一大看點。

由于空氣質量好,在臺拍攝的電影都顯得特別明亮,也讓這些美景看起來美不勝收。本片取景地遍布臺灣,實景搭建的健忘村選在了臺灣屏東滿洲,這里鄉民質樸熱情,溫暖遼闊的草原令人心曠神怡,群居的小村落很像《捉妖記》里的永寧村;曾志偉的員外家選在了新竹新埔鎮的南園人文客棧;開頭林美秀路過的竹林在南投鹿谷鄉的小半天竹林;土匪軍團待命的地方是高雄的潘龍峽谷,這些美景都在電影里以最美的畫面呈現了出來。

當然,《健忘村》在商業與個人表達的類型化呈現上還是有些許的不足,依舊沒有擺脫臺灣電影的小家子氣,不注重觀感。但和去年的《老炮兒》一樣,這都是高級的賀歲片,辭舊迎新的含義并非一句新年祝詞那么簡單。


劇透慎入。

2017.01.23晚,有幸在過年之前看了《健忘村》的北京媒體場,映后現場與制片人李烈有簡短交流。

首先好評,這不是一部走馬觀花的春節賀歲片,而是一場有深度的政治思想與社會實驗。

一、劇作架構。

主體對象:裕旺村,住著一群無恥流氓。

客體對象:BOSS甲,為富不仁、野心勃勃的土豪。BOSS乙,手持神器、缺失記憶的流浪者。

客體目的:BOSS甲目標是占領龍穴,升官加爵;BOSS乙目標是關于“回魂”的寶藏,找回自己的記憶。客體的目標都不是主體里的村民,而是主體里的物品,為了獲得物品要對付村民。

客體差異:BOSS甲是小騙子,在現象層面上行騙;BOSS乙是大騙子,在思想層面上施法。BOSS甲與主體距離遠,遠程埋伏;BOSS乙與主體距離近,直接接觸。

起因:兩個BOSS都注意到村子是“風水寶地”,藏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過程:兩個BOSS對村子進行攻擊。BOSS甲,欲陷害村民,派殺手以除害的名義屠村。BOSS乙,控制村民,支使挖寶,支使布防以對抗BOSS甲。

結果:兩個BOSS對村子的窺占在一定程度上演變成了兩個BOSS指使手下的對決,BOSS乙調教的村民最終搞死了BOSS甲雇傭的殺手。

主體流變:村民群體被多次洗腦控制,成為“健忘村”。

重要的個體流變:一個女性的身份轉變和一個慫貨的勇氣值突變。詳見下文。

二、重復物象與重要設定。

1、重復物象。

人皮風箏、風水、信鴿、字條、炸藥、郵差、火車、毒藥、忘憂機器、四只猴子、蠶繭、玉米粉、鐵馬(自行車)。

2、重要設定。

①人皮風箏:體現石剝皮的性格狠毒,手段強硬,勢力范圍廣。沒有頭(既沒有獨立思想)的人皮風箏身子,也是對村民遭遇的映射。

②風水:把祖先葬在龍穴,可使后人飛黃騰達,是封建迷信思想。而田貴(天虹道人)觀裕旺村“紅光閃現,此乃風水寶地征兆”,又呼應了石剝皮的說法。使風水寶地在劇作上成了一個能站得住的設定。

③郵差殺手:郵差因為送信,會經歷很多地方,方便熟悉環境、打探消息、掩人耳目。

④火車:火車作為新社會形態(資本社會)即將介入的象征,可以代表新奇、信息和商業財富。在裕旺村,對待火車的觀念差異是引發權力斗爭的導火索;在舒淇當村長的階段,則是舒淇個人對美好未來的期許。而事實上火車一直不曾出現,火車作為畫外的對比物,反襯出裕旺村的封閉環境,使其中發生的故事更具合理性。

⑤忘憂機器:“消去煩惱的人,就如同一張白紙,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田貴以給人忘憂之名行控人心智之實。

⑥蠶繭:忘憂的概念是收集記憶,蠶吐絲成繭符合其意象。這些簡單而纏綿的白色橢圓形事物,成了本片最重要的線索。

三、以記憶為原料的思想實驗。

1、騙子4個半。

①“強盜做壞事,要看起來像做壞事。我們做壞事,要看起來像做好事”

石剝皮是個小騙子,企圖在手段形式上行騙,是暗騙。

②“替人送信,替人送終,我都喜歡”

烏云是個小騙子,在身份形象上行騙,是明騙。

③“消去煩惱的人,就如同一張白紙,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對表征現象行騙只是小騙,對思想行騙則是大騙,后者的高明程度遠甚前者,直抵精神心靈本體。

田貴和秋蓉都是大騙子,他們對思想行騙。

王村長是半個騙子,他的失敗在于不懂得:職位本身不是權力的來源,意識形態才是。毛主席曾說“槍桿子里出政權”,自己沒有能力,欲借他人之手對思想行騙,這只手憑什么忠命于你呢。

2、最大的騙子。

相比田貴,秋蓉是更大的騙子,因為田貴只騙了村民,而秋蓉既騙了別人也騙了自己。

在秋蓉當村長的階段,人們的胸前貼著自己的名牌“不遠、不妙、不強、不重要……”,可見村民們再次被標簽化,他們沒有找回自己原有的名字身份,而是被秋蓉洗腦成了新身份。秋蓉卻自白說“我給村民們都回了魂。但為了讓我能坦然面對丁遠,我讓大家忘了我和朱大餅的過去,這一點點私心,應該可以被原諒吧”。

現實情況與秋蓉所說的相悖,我只想到2種解釋:①秋蓉連自白時都在欺騙觀眾,給村民們洗腦了卻不承認;②秋蓉對自己也進行了“忘憂”,她把自己也騙了,她的自白就是她所認為的真實,于是真的“如果忘記了,那就是沒有發生過”。

3、權力的第三種形態:意識形態。

簡單講權力的由低到高的三種形態。第一種:武力強制。第二種:制定法規。第三種: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在政治上的含義,是為統治階級統治服務的思想意識。在權力話語上,是社會思潮中的主流思想,參見福柯。控制了主流思想,就可以通過思想導向,不以強制手段地使社會群體自然而然達到施力者的目的。

在村子里,統治階級就是統治者,是“個人”。隨著一個外來人帶著神秘的寶器進入封閉空間,整座村的意識形態與社會形式便掀起了巨變。統治者發生3輪更迭,村子的名稱發生3種變化。

①裕旺村。

村長掌權。村民們是無恥流氓。

村長的權力不夠集中,不能支配整個村的意識形態。封建禮教觀念、投資盈利觀念、小農只想收入不想付出的觀念,互相斗爭,于是村長想建的車站建不起來。

“為什么要動我的房屋?”“就憑我是村長。”“你這個寡言廉恥,小頭銳面的淫賊!”

按制片人李烈說,對這個村子的原始設定是大陸西南部的一個小村莊,環境、消息封閉,人們來自四面八方,是清朝時做了壞事才被送到這里來的,三教九流,什么都有。所以我們看到,村民們幾乎沒有道德底線,村長用養女換豬、朱大餅為了一套房子出賣村民、丈夫用鐵鏈鎖住妻子、村民哄奪剛死之人的遺物、合伙搶劫外賓、奸夫引誘情婦偷走親夫的財物、村長為了權力妄圖洗腦全村,壞得很整齊。之后田貴說他們“村子里面的人一天天只知道吃、喝、拉、撒,活著有什么意義”。

②健忘村。

田貴掌權。村民們是工具性的愚民,知識積累不正確不連續,能力低下;忽略個人差異價值的存在。村民只會歌頌和服從,猶如提線木偶。

田貴善于抓住人們的弱點:煩惱;錢。前者是精神利益,后者是物質利益。

“忘憂”把大人固化的思想和價值觀變成孩童般空白,然后填上操作者自己想要的內容,只有傻子能幸免。

煩惱看似是快樂的對立面,其實也是快樂的基礎和源泉,在煩惱和痛苦中積累的經驗支撐著我們在快樂和幸福中前進。因為煩惱和快樂是因對立比較而存在的感受概念,完全失去一者而只擁有另一者的命題為假。是以失去一者,個體就失去了個性。

憂=樂=“憂+樂”=記憶,忘憂操控的是記憶,記憶決定著思想。顯然在字面上,記憶的概念>憂的概念,“忘憂”只是個好聽的名字,而這名字是個陷阱。田貴借此行騙,以給人忘憂之名行控人心智之實。

在片尾前,村里唯一一個看似沒有被忘憂控制心智的,是田貴自己。其實他忘了前塵,行動初衷是“回魂”,即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所以田貴也是忘憂的受害者,是找不到根的可憐人,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

③又一村。

秋蓉掌權。村民們是個性化變強了一點的愚民,依然是提線木偶。

“不遠、不妙、不強、不重要……”相比于“甲、乙、丙、丁…”看似多保留了一些個體差異,但經濟行為統一化,忽略個體感受,依然是專政統治,挖寶→布防→制作手工藝品。只不過是女性的權力逆襲。

④關于記憶。

以個體的記憶為原料可以進行思想實驗,而以群體為對象的思想實驗就成了社會實驗。

記憶是個體的歷史,群體的長期歷史以文字或圖像等實物存留下吉光片羽,而這些實物常由勝利者制作和打扮。從一處見到的歷史不一定是真實的歷史,真實的歷史背后也可能藏有更真實的歷史。

片中沒有小孩,只有成人,這不是個現實的村子,而是一塊以記憶為材料的實驗場地。

人們對存在者的理解基于體驗和記憶,而每個人的記憶都不同。同一個詞語的概念,不同個體在相似語境中表達的意思可能千差萬別,遑論在不同語境、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認知能力下的差異,這在語言上構成我們真實理解其他個體的難以逾越的溝壑。亦遑論歷史,所以在古文獻考證里有那么多麻煩事。

4、“不痛不癢不怕”,人性缺失的可怖。

“不痛”和“不癢”從名字字面和行為上看,都是被洗腦到失去個體意識、剝奪了感受和恐懼的沒有人性的工具,一如很多武俠功法設定中的最高境界是“絕情忘性”。

一片云們武功高強,畢竟心理還有正常感知、有溫度,也就容易有弱點,所以老五會被“不痛”和“不癢”夾死。其它殺手也慘敗在被奪走“童年陰影”、無所畏懼的神拳小江南手下。

神拳小江南之前曾說:“我從小就膽小,怕被人欺負所以練武,武功練高了,膽子卻沒有練大。打架全靠一口氣,我提不起來”

擁有某種意識,可以有能動性;剝離某種意識,改變主要矛盾,也可以產生新的能動性。

四、女性權力的發展。

1、女性權力的萌芽:尊嚴。 

秋蓉處于權力的最底層,當養父(村長)覺得她阻礙自己兒子的前程,就以幾頭豬的代價賣給村里的無賴朱大餅,是對個體權利的極致污辱。

秋蓉想服毒自殺的原因是不愿以他人之婦的身份面對愛人;而和朱大餅去縣城生活、不再見到王丁遠卻是她可以活下去的狀況。可見對于秋蓉而言,前者比后者的情況更慘。

秋蓉非常在意自己在愛情里的尊嚴,寧死也不能失去在愛人面前的形象,不愿讓愛人看到失義的自己。此處已見獨立的女性人權意識。

2、女性權力的覺醒:質疑。

毛主席曾說,實踐出真知。在田貴統治的階段里,秋蓉作為村長夫人體驗到了權力。

當田貴召集村民們,下達布防的命令時,秋蓉沒有站在田貴面前整齊的人群里,而是站在田貴后方面對群眾,作為統治階級的成分。這個站位也可以用來表示,她對記憶和歷史的認識與村民們產生了差異,她已經質疑,質疑真實,質疑歷史,質疑權力,質疑愛。

“今天和昨天吃的一樣嗎?”。她陷入哲學思考,我是誰、存在有什么意義。

3、女性權力的斗爭:愛情。

人性小氣猥瑣,存在本來蒼白,有什么能比較便宜地使人的存在看上去貌似宏大而有意義呢?愛情。

“你說鴨子不能飛,是因為它喜歡思念,但我想當一只鳥,立刻飛到你身邊”這是秋蓉寫給王丁遠的情書一段。

“村子里面的人一天天只知道吃、喝、拉、撒,活著有什么意義”這是田貴對村民們的存在價值的質疑,他們缺少熾熱的追求。

正因為秋蓉有過對真愛的追求,體驗過愛情的煩惱和美好,所以她不甘于“今天和昨天吃的一樣啊”這般無意義的重復生活。情書里記載的吉光片羽閃現,曾經濃烈的感情便漸漸涌起,而質疑一旦產生,就會像個堵不上的窟窿越變越大,直至爬上記憶的圍墻,打開潘多拉的忘憂。

為什么反抗?為了愛。

4、女性權力的逆襲:女王的桃源。

“這就是我心目中的世外桃源吧”,是秋蓉個人心目中的桃源。在萬大俠的成全下,她用忘憂把整個村子的思想狀態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整改,完成了由女奴到女王的升級。

五、愛情片的視角。

作為一個形式上的喜劇,本片的內涵在明顯的思想實驗悲劇后面,還有一層關于愛情的悲劇。主要是秋蓉和萬大俠的悲劇。

1、秋蓉的真愛。

大部分人的愛情對象只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他們所愛的不一定是現實中的TA,而是想象中的TA。如果現實中的TA與模板之間的差異太大,可能會難以為繼。

裕旺村時期,秋蓉愛的,是她記憶里3年前的王丁遠,她可以為了不讓那個丁遠看到自己淪為人妻的樣子而自殺,可以為了獲得與丁遠復合的機會而謀殺名義上的丈夫,可以為了不放棄對愛的記憶而被綁懸在高梁上。

田貴掌權時期,秋蓉覺醒后應該看到了丁遠作為土匪時的記憶,但田貴討要她手里的蠶繭時她死死地護在胸口不放手,試過帶丁遠私奔,試過在屠村時躲在竹簍下面給丁遠念情詩。可見她依然愛丁遠。

而當王丁遠被土匪胖揍,萬大俠力挽狂瀾救下秋蓉、暴打土匪、把權力的話柄“忘憂”贈給秋蓉后,再問秋蓉愛的是誰,我想,這個答案就不那么明朗了。畢竟萬大俠追她好多年,人心都是肉長的,張孝全還那么帥,怎么都符合上位的邏輯。

秋蓉成為村長,王丁遠的胸前掛著名牌“不遠”。秋蓉沒有歸還王丁遠完整的記憶,現實的“他”已經不是她心里愛過的“他”。秋蓉的真愛還存在嗎?

秋蓉獲得了權力,卻在愛情上成了個悲劇。秋蓉的選擇是可以理解的,她從小到大最缺的不是愛慕,王丁遠、萬大俠、朱大餅、劉大夫,一伙兒追她;她最缺的是權力,人最缺什么,往往最渴望什么。

2、神拳小江南的癡情與自我建成。

“二,二,選二!”

萬大俠騎著“鐵馬”離去時,抬起帽子的回眸一笑,簡直男友力爆棚,鐵血柔腸真漢子。這一幕既溫情,又悲從中來。

曾經膽小懦弱自私,只敢邊幫助秋蓉邊打著自己算盤的萬大俠,在成為英雄后卻選擇了放手,讓女神跟“她愛的人”在一起,把權力的武器交給女神,把悲傷和宏大留給自己,離開村子去滅霸。消除女神統治下的外敵后患。

完成從一個男孩到男人的蛻變,突破欲望和環境的桎梏,神拳小江南的成長最徹底,徹底到失去童年。

鐵馬的設定:自行車是外界現代社會的象征,烏云這個清朝遺婦玩不來,萬大俠卻騎得溜溜地去殺BOSS。如果還有支線續篇,萬大俠比較值得講出新故事。

3、田貴的動情。

田貴腦海里“有一個模糊的女人臉龐”。他一年前的事情都被“忘憂”了,唯獨還有這點信息留存下來,可見這個女人對田貴很重要,可能是他愛過的人。

而在被秋蓉洗腦前,田貴想留下關于秋蓉面容的記憶,可見對秋蓉也是動了真情。

4、朱大餅的占有欲。

石剝皮給朱大餅炸藥時說“你最恨誰,就把炸藥放在誰的門口”。有意思的是,炸藥放在了劉大夫家的門口,大概是因為朱大餅知道劉大夫對秋蓉心懷不軌。

多次抓捕、銬上鎖鏈,寧愿讓這種美蒙污、悲哀、黯淡也不愿讓她離開自己身邊,朱大餅對這個用幾頭豬換回來的姑娘是真喜歡真想占有。

奈何姑娘看大餅,就像潘金蓮看賣燒餅的武大郎。導演在命名細節上可能有用心。

5、劉大夫和春花。

這倆是喜劇,有見溫情。

在被“忘憂”洗白記憶后又一次跟對方看對眼,在排隊時相視一笑里的情愫有些動人。

提下毒藥的設定:藥性猛烈,源自劉大夫之手,醫生的手里有如此厲害的毒藥比較合理。

6、兄弟間的基情

“哥,睡覺了,我陪你一起睡”

此處有點淚目。親情就這一對,放這兒得了。

六、其它。

1、誰是好人?

傻子、萬大俠(神拳小江南),這兩個人自始至終沒有干過壞事,傻子單純,萬大俠曾經膽小。

二餅陪哥哥“睡覺”、萬大俠離村時的回眸一笑,都是暖心的段落。

從結果上看,命運厚待了好人。

2、偶然事件對歷史的推動。

萬大俠剛看到信鴿時突然二了吧唧自作聰明隨便綁上個字條放了一只,無意間延緩了屠村。這個橋段有點莫名,但放在喜劇片里也不算太違和。

3、額,尷尬。

最尷尬的一段:楊祐寧演的王丁遠,被關在羊棚里跟他爹(村長)以哭訴的方式交代個人經歷,這種敘述方式本來就很尷尬,他爹還以各種貌似搞笑的傻話呼應他,我的尷尬癌都要犯了。這是個喜劇片啊,楊同學你一本正經地是要干嘛?

反觀秋蓉偶然讀到情詩,接觸回憶的一段,用了旋轉和拉伸鏡頭、前后移動人物位置、悄然改變服裝和色調的處理,以交代反映秋蓉的心境變化,這段的敘述方法比較高明么。

4、腦洞。

①道貌岸然的倒下

天虹道人威武地現身、落轎,然后摔了個狗啃泥,鏡頭立刻推向天虹道人的臉部特寫,這個特寫營造的反差很漂亮,讓“假道人”的身份更合情,落魄形象也與后面的真正顯出神通又形成了反差。一級級戲劇化。

②合唱

一片云的合唱,時而搞笑時而有點尷尬。比較有意思的是萬大俠進惡人谷這段,音效對心理氛圍的壓制。

③郵差造型

“現在都民國了,為什么你還穿著大清的衣服?”“因為我穿民國的不好看”。這個理由,我給滿分。

④玉米粉

玉米粉的視覺效果不錯,好腦洞。烏云在屠村時的出場有點帥,飄飄欲仙。田貴滿頭甩粉時像一個漂泊的靈魂。張孝全并不紛繁的武打動作在玉米粉的籠罩下呈現了有力的質感。

5、留坑。

田貴忘憂前的過往經歷,記憶中模糊的女人臉龐。

萬大俠的童年陰影。

一片云們稱烏云為“大嫂”,老公呢。

6、聯想對比。

論思想實驗,以欺騙為基礎建構的世界,想到《Truman's World》。Truman其實不曾見識過真實的世界和社會信息,所以他能對現實生存的世界產生質疑和反叛稍顯不夠合情合理,而《健》里秋蓉的求真意識和覺醒線索則要實際得多,因為她接觸到了曾經失去過的記憶的痕跡。

集資搞現代化建設這個套路,想到《驢得水》。不同的是,《驢》里的校長想建新教室主要是為了實現人文追求,《健》里的村長想建車站主要是為了獲得財利和迎盼兒子。

七、感想

1、類型視角。

作為政治劇情片是可行的。以給人忘憂之名行控人心智之實,獲得權力的最高層次:意識形態的權柄。《健》的隱喻信息非常豐富,于是它可解讀的政治涵義太多,甚至可以說政治隱喻太明顯,可以映射的現實意象也太多,套到哪個地區和時代背景都可以說道一番。我反而不愿把它跟某段現實必然地對應起來,而是單純地把它看作一場有深度的思想實驗或政治寓言,呈現的是人性和社會性里的一些普遍狀態在極端組合下形成的魔幻效果,不苛求某種嚴密的邏輯。

看作愛情片是可行的。《健》不像《驢得水》那般,把愛情純粹作為促進主線矛盾發展的工具。《健》里的愛情們,萬大俠、秋蓉、王丁遠,甚或劉大夫、春花,都有其獨立存在的主體性。

作為成長劇情片是可行的。秋蓉完成了從女奴到女王的女權逆襲,萬大俠完成了從慫貨到英雄的自我建成,想想在權力成長和胸懷成長的層面上也是很勵志。導演陳玉勛說過,他到目前為止的每部電影談的都是尋找自我和成長。

總體而言,可以看作有深度的政治實驗和個人成長劇情片,愛情在里面是點睛之筆。

作為喜劇片的定位不贅談了。從技術層面看,拍好喜劇比拍好悲劇難得多,《健》的重點不在“喜”,而在“以喜劇的形式呈現悲喜相形的深度”,以喜劇形式把沉重的思想實驗講成了歡脫的政治寓言,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

可以作為懸疑片看,懸著的是田貴的來歷動機。

可以作為公路片看,若以可愛的烏云為視角。(不認真臉)

2、觀感。

在思想實驗性的片里,常會習慣性看低大陸作品。但反念一想,《健忘村》里的隱喻內涵比《Truman’s World》、《浪潮》之類具有經典口碑的外國政治片短淺么,并不。我最在意的是劇作質量,《健》的思想深度、內容豐富性都顯穩健。而呈現來說,調色、鏡頭、節奏、表演、服裝、布景、配樂(自動忽略費玉清)、音效等的效果都不差,回憶時飄著花瓣的特效用得恰到好處,物象設定也具新鮮度,比較完整體面地呈現出了劇作思想,不瘦不濫。

或許它還不夠“神”,感覺有些細節和表演力度還可以更好,可能是導演沒有放開手腳或是火候未到,也可能導演想守住它喜劇的性質,不讓它過于犀利。但《健忘村》在電影藝術上已然走得很遠,作為類型片也足夠優秀。我要支持它。

如果因某些不一定有的政治因素而受到不公平待遇,未免可惜。

在商業檔上,爛片從來不是稀缺產品,但近年的中國電影確實有了很多好作品的勢頭。

觸底總會反彈,朽木上有新生。

人性小氣猥瑣,科學大氣磅礴,宇宙不可言說。喜歡抬著轎子挑燈夜行的這2張海報,仿佛擢升了看待故事的視角,在夜幕和森野的一隅中秉燈前行。


(文/楊時旸)

“誰控制了過去,誰就控制了未來。”喬治•奧威爾的這句話幾乎可以被當做《健忘村》的潛臺詞,這幾個字被延展成了一部戲謔又荒誕的電影。某種程度上說,《健忘村》就是《1984》的變體——以吵鬧、喧囂又無厘頭的喜劇替代了原本的冰冷和殘忍。   

王千源飾演的田貴裝扮成一個裝神弄鬼的道士,帶著一部可以為人們清除憂愁的寶器來到這個村莊,這里正要通火車,村長想讓村民集資建車站,但人心不齊。村長發現這件寶器不但可以抹除人們的憂愁,更重要的是,可以隨意抹除所有記憶,然后聽由自己擺布。但田貴最終設了圈套,把全體村民變成了為自己挖寶的行尸走肉。

這個故事很有趣,它在最初就明確交代了背景——村民們最初對于老村長是不滿的。因為他蠻橫又專制。火車要開來了,新時代開始了,他聽說火車能給人們帶來財富,就決定修建車站,想征了誰的房子就要誰搬家,覺得舒淇飾演的秋蓉阻礙自己兒子的前程,就強制把她許配給村里的無賴,村里的知識分子——守舊的秀才——反對他修建車站,問他憑什么要聽他的,他就跳著腳說,就憑這里是我開墾的,你們是后來的。你看,他專橫歸專橫,但他有他可愛的一面,他畢竟還允許人們和他爭論,甚至還可以互相動手。某種程度上說,這是一種平等,你可以發號施令,但我可以不言聽計從。他忽悠大家,想不想發財啊?大家齊聲說想,他說,那每家都捐點錢好不好?大家一哄而散。他也無計可施。所以,他即便專斷,也算是一種開明的君主,一種尚且允許制衡力量存在著的威權。但最終,他被替代了,由一個徹底的沒有底線的人取代了。

田貴把村民們變成了傀儡,把村花秋蓉變成了自己的老婆,把自己塑造成了從土匪手中拯救了村莊的大英雄。人們編撰了歌頌的歌謠,每日合唱,擺出了整齊劃一的動作表達崇拜,他成為了傳奇,一個降臨的救星。人們放棄了私欲,財產甚或愛情,終日聚集在一起吃飯,干活,別無他求。 世界上所有曾經真實存在過的烏托邦,無論建立方式還是維系方式從來都是如出一轍的,依靠恐懼和蒙昧。那個村莊面臨的其實是一個已經發生劇變的時代,自行車代替了馬匹,火車也即將駛來。只是,田貴每日告訴人們外邊的世界充滿危險,比如,到處都充斥著想要洗劫村莊的土匪。 就如同《1984》中所呈現的一樣,健忘村的崩塌也同樣因為愛情的萌發而被撬動。    

哪怕是那場曾經引發了死亡的,猥瑣的偷情,但被放諸于一個被洗腦的社會之中時,都顯得令人動容,還有秋蓉當年寫給自己情郎的幾封信,某種意義上說,重讀那幾封信的心理沖擊,相當于啟蒙,那不是宏大的啟蒙,并沒有從整體意義上教化著人們明白自己被愚弄,而是從微小的、自我的、個體化的、私密的細部進入,喚起自己切身的記憶,對于愛情的感受,以及身體層面的溫存,這微小的悸動足以顛覆掉巨大的蒙昧。

絕大多數此類題材都會呈現得冷峻,即便走喜劇路線,也大都是黑色喜劇,但《健忘村》卻選擇了戲謔,它有著眾多港片中才會有的混不吝和無厘頭,還充斥著無處不在的綿柔的臺灣腔。應對著這個其實冰冷的內核與題材,這種呈現方式確實時不時令人跳戲。從電影本體上講,它有很多瑕疵和令人尷尬的不響的包袱,但在這個時代,它所專注的主題仍然值得被反復訴說。

憂愁是我們正常生活的一部分,憂愁、焦慮之所以存在,是因為獨立思考,是因為與現實生活中的那些無奈和褶皺。所謂的負面情緒不可能被如此單純的抹除而保留其他美好的部分。你要么成為完整的人,面對完整的情感,要么淪為傀儡。所以,提防那些想為人們締造烏托邦的人吧。

健忘村面臨的是一個變革的時代,一個注定要開放的時代,人們擁有了被叫作鐵馬的自行車,更即將迎來火車,只屬于某些人操控的“桃花源”終將必須融入更廣闊的世界。 

最后,一切都看似被撥亂反正地拯救,秋蓉被推舉為村長,她回魂了所有人的記憶,但仍然剔除了一部分——自己被許配給村里的無賴那一段。而仔細看看,每個人身上仍然都貼著一個布條,寫著嶄新的名字,所以說,那真的是回魂了每個人嗎?她每天笑意盈盈,看似給了人們一個繁花似錦的時代,但仍然在欺騙村民,從這個意義上說,她其實仍然是田貴的變體罷了。她的控制方式顯得柔軟又魅惑,但冷酷的內核從未改變。不知道有多少人領略到了她笑容背后的殘酷。

電影的片頭,曾志偉扮演的石老爺讓手下放著兩個風箏,只有身子,沒有腦袋,一直在飄飄蕩蕩。那是誰的影子呢?


前幾日,看了《健忘村》國內首場杜比全景聲放映。這部電影我期待已久。放眼望去,在春節檔諸多“爛片相”電影中,《健忘村》的主創陣容和劇情似乎是看起來最為靠譜的。應該是“一股清流”。

不過看過電影后,似乎讓人覺得比較失望。《健忘村》的宣傳物料,依舊突出強調“賀歲”“求旺”等與春節檔搭配的喜慶字眼。海報上都是大頭狀的舒淇、王千源、曾志偉沖著你傻笑。電影中,曾志偉、王千源等人的造型都很荒誕可笑,村民傻乎乎的模樣很呆萌,片尾字幕的舞蹈很輕松。或許,這也只是一部所謂逗觀眾發笑、熱熱鬧鬧的“賀歲片”而已。

然而,《健忘村》在喧鬧荒誕的外表下,卻講述了一個充滿隱喻、細思極恐的故事。人性與政治的陰暗躍然銀幕上。曾有評論說《健忘村》是臺灣版《讓子彈飛》,從民國的背景設定,到暗藏的政治隱喻,可能這種說法還真有些道理。

《健忘村》的故事發生在民國時期的一個猶如世外桃源一般的村落。這里風景秀美,土地肥沃。然而,其人情世故遠遠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樣美麗。面臨四派勢力的爭斗:土豪霸主石剝皮與殺手集團“一片云”欲侵占村莊;第一任村長欲興建火車站,聚斂財富;不速之客田貴帶來神奇而恐怖的法寶。這四股勢力你方唱罷我登場,上演了一出風云變遷的政治大戲。

起先,這個村莊叫“裕旺村”,其中的村民內心也大多被欲望所侵占。村長為了建火車站斂財,不惜給村民洗腦;為了蠅頭小利,將秋蓉賣給朱大餅為妻;朱大餅為了縣城一套房子,不惜出賣村民;朱大餅被毒死后,家中財物更是被村民哄搶一空;劉大夫勾搭春花,不敢有所擔當;萬力幫助秋蓉,內心也打著算盤。這是一個裝腔作勢、自私冷酷、道德淪喪、勾心斗角、唯利是圖的“欲望村”。

村長自持是開墾村莊的功臣,在村里說一不二,村民雖然反對,卻也對其無可奈何。神秘道士田貴的到來打破了這里的關系。一開始,村民強烈的貪欲依舊大肆發作,他們綁架了田貴,偷取了法器“忘憂”,卻不知如何使用。田貴憑借三寸不爛之舌,以助人忘卻煩惱憂愁的名義,向村民施展了“忘憂”的神奇功效。貪欲噬心的村長見利忘義,將其變成自己為村民洗腦的工具,最終自掘墳墓,自己也淪為犧牲品。

至此,村子由“裕旺村”變成了“健忘村”。田貴成為了村長。表面上這個村子上下平等,和和氣氣,互相幫助,地位平等,其樂融融。實則民眾愚昧,淪為機械,盲目崇拜,生不如死,如同監獄。雖然“裕旺村”不再,但村民的貪欲有增無減。面對金銀財寶,也上演了一出你爭我搶的鬧劇。“健忘村”如同奧威爾筆下的《1984》,在田貴的極權獨裁統治下暗無天日。

田貴這一角色的設定,最耐人尋味。他在“忘憂”法器的強大作用下,給村民洗腦,抹去記憶,編造歷史,剝削村民,霸占民女,自我封神,煽動仇恨。其右下巴上還有顆痣……噓!我好像說得太多了。

正如《1984》《我們》等反烏托邦文學所共有的,真愛是擊碎獨裁枷鎖的利器。在那兩部小說中,主人公都是極權體制內的一份子,都因追逐真愛而幡然醒悟,成為反抗極權的力量。《健忘村》中的秋蓉原本是受村民剝削欺辱的地位低下的打雜女,被洗腦后過上了行尸走肉一般的“村長夫人”生活。偶然發現的過去自己寫下的書信令她回憶起對丁遠的真愛感情,也激發了她對極權統治制度下種種不合理事實的思考。最終發現了田貴的秘密。最終,“一片云”登場,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加速了田貴極權統治的滅亡。田貴雖然操縱村民“擊敗”了“一片云”的進攻,但在已然醒悟的秋蓉的最后一擊下,“健忘村”獨裁統治被摧枯拉朽般的力量不可阻擋地摧毀了。

“健忘村”消亡了,新的“又一村”成立了,秋蓉成為新的村長。她利用“回魂”術使村民恢復記憶,村民似乎再度回到了以前的狀態,過上了幸福生活。但秋蓉依舊掌握著有著對村民記憶生殺大權的法器,她抹掉了自己屈辱不堪的歷史,與丁遠結為夫妻,領導著村民發展。不過,村民們齊聲喊出的“村長好”似乎并不陌生,只是換了個手勢而已,眼神和姿態中的愚昧依舊很眼熟。不禁讓人思考:開明的獨裁難道就不是獨裁了嗎?法器控制下的人心對秋蓉村長就是真心信服愛戴嗎?“又一村”村民能夠就此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嗎?走了一個田貴,難道就不會出現張貴、李貴,甚至“秋貴”嗎?“忘憂”能夠清除悲傷痛苦的記憶,能清除村民內心的貪欲嗎?

從欲望村貪欲橫流、健忘村反烏托邦獨裁,到“又一村”的怪誕。《健忘村》雖然以“健忘村”為故事發展的地方,但似乎傳達的是“不能忘記歷史,不能淪為愚民”的態度。在喧囂熱鬧而充斥著無腦逗笑橋段的春節檔電影里,或許《健忘村》并非能讓人開懷大笑,卻足以讓人思考人性與政治的陰暗。

在深度之余,《健忘村》也有諸多倉促敷衍之筆。“忘憂”的“使用界面”如電子游戲一般現代,有些惡搞。其操作又像黑白電影剪輯臺。設定處于迷影與戲謔之間,有些尷尬。電影并未交代時間跨度,時間概念有些混亂。曾志偉飾演的石剝皮在“健忘村”段落中的完全消失有些莫名其妙。田貴的過去身世欲說還休,未能交代清楚。而經歷過風波的村民從此何去何從,是否能夠繼續如世外桃源般地生活下去,電影也沒有給出有力的解釋與呈現。電影仿佛揭開了深邃的人性陰暗的冰山一角,而又將其草草掩埋,繼續流于表面的和氣熱鬧之中。不能不讓人感到遺憾。

《健忘村》讓我想起為紀念辛亥百年,臺灣于2001年推出的由20位導演聯合拍攝的《10+10》短片集。其中陳玉勛導演的《海馬洗頭》講述的就是洗刷記憶的故事。在海馬洗頭店,顧客在洗頭時一邊看著水族箱里的海馬,一邊回想要洗掉的悲傷記憶,就能將它們洗刷干凈。同時,“海馬洗頭”也有回復記憶的功能。似乎《海馬洗頭》與《健忘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更值得品味的是,《海馬洗頭》的主演李烈,正是《健忘村》的監制。她曾是臺灣當紅的影星,曾參演《小城故事》《早安臺北》等電影。后成為著名電視劇制片、電影監制。主持了《艋舺》《翻滾吧!阿信》等諸多電影項目。在《健忘村》點映活動上,李烈女士也來到了現場。在與她交流時,她表示,《海馬洗頭》與《健忘村》雖然故事設定有相像之處,但來自于導演不同的構思。關于電影中,田貴究竟有著怎樣的過去,而導演是否有著童年陰影,她說這些導演都不肯講給大家。她也向我透露,《健忘村》有拍攝續集的可能。

電影上映前,《健忘村》又遭遇了不小的風波,陳玉勛導演因曾參與“反服貿”,在大陸互聯網上遭遇了鋪天蓋地的指責。李烈女士毫不避諱地主動談起了這個話題。身為臺灣人的她怎么也無法理解,“反服貿”與“臺獨”為何就被畫上了等號。她一再擔保陳導絕對不是“臺獨”,并直言這樣可怕的誤解絕對不能再繼續發酵下去。不過個人就近段時間網上如蝗蟲過境般的“小粉紅”可怕浪潮看來,這股誤解不僅不會逐漸消散,甚至可能會進一步擴大。港臺藝人、公司要么會對大陸極度失望,心灰意冷。要么將噤若寒蟬,不再像往常那樣,積極地就社會、政治問題發聲,發揮公眾人物的作用。

此時的《健忘村》,正如片中村民在田貴的指揮下挖寶時突然被挖出的那具尸體。在輿論大棒的指揮下,被攻擊得體無完膚,無力辯駁。李烈女士甚至發出“死也要站著死”的聲音,頗為悲壯。《健忘村》并非十全十美的優秀好片,但在如今,或許買一張電影票支持它的公映,是以行動為“劣幣驅逐良幣”的市場現狀投出關鍵反對一票的最好做法。


觀后感 http://www.zkoizu.live/yingping/8460.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zkoizu.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多乐彩开奖走势